当前位置:有呼吸国学红楼梦中王熙凤的排场到底有多大?在贾府的地位如何?
红楼梦中王熙凤的排场到底有多大?在贾府的地位如何?
2022-10-02

读红楼,很多人对王熙凤印象深刻。让趣历史小编带大家拨开历史的迷雾,回到那刀光剑影的年代。

王熙凤,出生于四大家族的王家。作为荣国府的代理管家,她威风凛凛,其心机与手段,又让人折服。只是,对于凤姐的排场,原文中讲的并不多,今天,我们就来聊一聊这个话题。

在《红楼梦》中,王熙凤的众多出场,大多是以一个插科打诨活跃气氛的角色存在的。她风趣幽默,深得贾母的喜欢,林黛玉第一次进贾府,这个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的凤姐,便被贾母称呼她为南省凤辣子。

作为封建社会下的女性,她为了获取贾母的好感而完全不顾女子本应固守的贞静,这或许是她同上级搞好关系的一种手段吧。

林黛玉第一次来到贾府,同贾母一同吃晚餐,原文同样描述了这样一幕。

黛玉方告了座,坐了。贾母命王夫人坐了。迎春姊妹三个告了座,方上来。迎春便坐右手第一,探春左第二,惜春右第二。旁边丫鬟执着拂尘、漱盂、巾帕。李、凤二人立于案旁布让。外间伺候之媳妇丫鬟虽多,却连一声咳嗽不闻。

从这可以看出,作为孙媳妇的王熙凤,虽然在下人面前体面风光,但是在礼仪规矩森严的贾府之中,其实她的地位并不高贵。服侍贾母、公婆、照顾家中的小姑子。

当然,我们通过这些,自然体会不出凤姐的排场。对于凤姐排场这一节,在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,有一个细节可谓描述的非常生动。

刘姥姥带着孙子板儿,来到贾府打秋风,面对从乡下来的一老一少,王熙凤根本连正眼都没瞧上一眼。她之所以接待他们,完全是看在王夫人的面子上。

而在这期间,便发生了一个小插曲。

宁国府的长孙贾蓉,受父亲贾珍的指派,来凤姐这里借屏风。原文是这样写的:

凤姐道:“说迟了一日,昨儿已经给了人了。”贾蓉听说,嘻嘻的笑着,在炕沿上半跪道:“婶子若不借,又说我不会说话了,又挨一顿好打呢。婶子只当可怜侄儿罢!”

贾蓉,是宁国府的长孙,是贾府族长的儿子。在地位上,其实他比凤姐还要高贵。

虽然,她们二人,是婶侄关系,但贾蓉向她借屏风,还是受父亲贾珍的嘱托,他这半跪的姿势,显然极不妥当。

如贾蓉这样的贾府子弟,求凤姐办事,尚且需要如此低头哈腰,可以想象,那些贾府中的下人,在凤姐面前,又该是怎样的情形?

刘姥姥一进荣国府,我们从她眼里,同样还能从两个方面体会出王熙凤的排场。

第一是凤姐房间的物品。

周瑞家的听了,忙出去引他两个进入院来。上了正房台矶,小丫头打起猩红毡帘。才入堂屋,只闻一阵香扑了脸来,竟不辨是何气味,身子如在云端里一般。满屋中之物都是耀眼争光的,使人头悬目眩。刘姥姥此时惟点头咂嘴念佛而已。

从刘姥姥的视角,我们体会出了凤姐的房间充满了让人心醉神迷的味道,而房间的摆设,更让这个乡下来的老奶奶,看到头晕。

凤姐房间的堂屋如此,她的里间自然更不寻常了。

只见门外錾铜钩上悬着大红撒花软帘,南窗下是炕,炕上大红毡条,靠东边板壁立着一个锁子锦靠背与一个引枕,铺着金心绿闪缎大坐褥,旁边有银唾沫盒。那凤姐儿家长带着紫貂昭君套,围着攒珠勒子,穿著桃红撒花袄,石青缂丝灰鼠披风,大红洋绉银鼠皮裙,粉光脂艳,端端正正坐在那里,手内拿着小铜火箸儿拨手炉内的灰。

咱们不说别的,光看那个银的唾沫盒,就能体会出凤姐的气派。试想一下,过了几百年后的今天,我们又有多少人,见过这样珍贵的唾沫盒呢?

第二:是凤姐吃饭的排场。

听得那边说了声“摆饭”,渐渐的人才散出,只有伺候端菜的几个人。半日鸦雀不闻之后,忽见二个人抬了一张炕桌来,放在这边炕上,桌上碗盘森列,仍是满满的鱼肉在内,不过略动了几样。

看看,凤姐的一顿午餐,何其丰盛?是满满的一桌,而结果是什么呢?是满满的鱼肉不过略动几样。

联系凤姐在贾母处服侍众人吃饭,再看凤姐在自家吃饭,这让小白想起了我们所熟知的和珅和大人,在皇上面前他是百般卖弄逗趣,而在自己的家中,又成了高高在上土皇帝的模样。